佛中资讯>科技>长征亲历者笔下的长征|经历过敌机的轰炸,巴不得立即跑到敌人面

长征亲历者笔下的长征|经历过敌机的轰炸,巴不得立即跑到敌人面

2019-11-19 10:25:19 736人参与  736条评论

“娄山关”(油画)泉山石

残酷的轰炸

童肖鹏(长征第一红军政治部部长)

这是第二次占领贵州大城市遵义。打败吴启维纵队和遵义胜利后的第二天,红军第二次向鸭绿江挺进,继续消灭周浑源的部队。

赢得这场伟大胜利的红军战士已经激动得无法形容了。他们今天出发为战争的胜利而战。当然,士兵的勇气并不高。遵义的群众两次得到了他们朋友红军的支持(红军为他们肃清了敌人,给了他们衣服)。这一次,他们很高兴在红军取得重大胜利后再次获胜(这也是他们的胜利)。当我们开始前进时,我们祝愿我们胜利。目前,街道、城门和路边都挤满了他们,微笑着看着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涌向前线。他们心中都怀着无限的希望,希望红军能够再次消灭周浑源,确保他们从军阀、士绅和地主的重重压迫中解放出来。在山的正上方的阳光和无数人的告别和希望下,数万红军战士沿着道路行进。他们还怀着巨大的胜利希望来回应广大劳苦人民的支持和希望。

沿着这条路走了10英里后,我选择了右边的乡道,因为鸭绿江还没有到达这条路。

他过去常常用飞机威胁和轰炸我们的敌人。在遭受重大挫折并输掉战争后,他甚至会尽最大努力驾驶他的飞机。这是红军老兵在斗争中的经历。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天气里,人人讨厌的飞机一定要来。因此,我们仍然在路上小心那可恶的东西的到来。到达小路后,虽然比在马道上要好,但沿途有一些松林和树木,但由于队伍拥挤,也很烦人。万一飞机来找目标,情况会更糟!

事实上,大约在八点钟,所有人都讨厌和期待的敌机从远处的空中向行进中的士兵的耳膜发出嗡嗡的声音。在远离声音的空气中,我隐约看见三架敌机像乌鸦一样飞向我们的天空。

新达达的飞机警报……从前后队发出,每个人都很紧张。一直在路上行进的有秩序的队伍很快就被遮蔽了,拥挤的道路暂时被废弃了。躲在树林里,蹲在沟里,掉进山脊下……每个人都在寻找他的“保险公司”,希望敌机不会飞过自己的天空。当他们到达时,他们不会在这里转来转去,转来转去,寻找他们的目标。当他们找到他们的目标时,他们不会投掷炸弹,也不会向他们的侧面投掷炸弹。

那时,我们正走向一个小松林。这片松林无疑是这片空地上遮荫的好地方。当队伍进入森林时,三只怪物分散在头顶盘旋,不得不躺在森林旁边的一个洼地里。虽然过去的经验表明,飞机注意撞击树林,但现在离开为时已晚,不得不“顺其自然”,让敌机去做。

士兵们无言以对,但每个人都倒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敌机匆匆离去。血管急速跳动,愤怒上升得更高。最紧急的事情是敌机的干扰会阻碍我们的胜利。但是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这时一切都是孤独的,只是三架飞机的嗡嗡声,使得天空轰鸣而颤抖,一切都停止了,只有三架飞机在空中疯狂地飞行。

绕了许多圈后,目标可能已经找到,随着“砰”的一声,炸弹开始投下。每个人的精神都更加紧张,脉搏更加急促,愤怒也更加高涨。炸弹在前方的森林里爆炸了。据其他人说,那是在训练营附近,听到受伤同志的呻吟声。然后“嘣!嘣!”两枚炸弹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爆炸了。附近的同志们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跑到了别的地方。受伤的同志们又在那里呻吟了。在飞机的噪音下,他们听起来更加痛苦。

童肖鹏《残酷轰炸》手稿

姚同志浑身是泥和灰烬,脸色苍白,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哦,不!两枚炸弹都击中了我们队的中间,我们班已经击中了三枚,队长也击中了,因为我躺下了,所以我只击中了一套烂泥,真的……”话没说完,又“嘣!嘣。嘣。嘣!”有几次,微微抬起头,是在我们队里。这时,黑烟弥漫了整个松林。碎片、土壤和树枝纷纷飞舞。“哦救命!……”声音中,很悲伤的呼唤出受伤同志的口中,真是悲伤!又生气了!

起初,我觉得我藏身的地方不安全,而且处于危险地带。但是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站起来跑来跑去,这使得飞机意识到每个人都站起来跑去,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并且可以使碎片更有效地撞击到跑步者身上。我特别害怕看飞机。当飞机还在盘旋的时候,我不敢抬头看它,因为当我看到它在我头上飞的时候,特别是当我看到炸弹落下的时候,我更害怕了,所以我紧紧地抱住我的头,躺在地上。它看起来像穿山甲,我必须立即钻入地下。

受伤的尹盛达和郭程响跌跌撞撞地摸着伤口。他们浑身是泥,脸是蓝色的,衣服和裤子沾满了鲜血。他悲伤地对我说:“我受伤了,请叫医生吃药...哎哟!”我听了他说的话,看到了他的描述,更加难过。飞机还在空中旋转,每个人都跑了,我在哪里能找到医生?他不得不安慰他说:“别担心,医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飞机起飞时,你可以躺在这里找医生吃药……”

“轰”和“轰”炸弹又爆炸了,全都在松林前面,他们痛得很快躺下,我也紧紧地躺在地上。

炸弹没有爆炸,飞机的叫声越来越小。“那个该死的混蛋走了,”他旁边的同志愤怒地说。这时,每个人都从他们“安全的地方”出来了。他们的脸一方面表达了对我们飞机遭受残酷轰炸的无限仇恨,另一方面表达了对在轰炸中死亡或受伤的同志们的无限同情。他们都表达了对受伤同志的同情,把血管绑在他身上,把泥巴扔干净,找卫生工作者,给他吃药,把他抱在树荫下休息。

“打得好……”集结人数爆炸了,部队继续前进以完成战斗任务。在刚才敌机轰炸的刺激下,精神变得更加紧张,对敌人的仇恨也变得更加强烈。我渴望跑到敌人面前,把他消灭。我想回答他残忍的方法,为在爆炸中死亡和受伤的同志报仇。

我们的这支部队遭到了最猛烈的轰炸。大多数炸弹是在我们部队的中部爆炸的。因此,我们不能按部就班地跟着他们,而必须处理在这里被杀或受伤的同志。

集会信号响起后,失散的同志们都回来大声抱怨:“今天是营队找到目标的日子。”

“这里没有队伍,也就是守门员。飞机来了,他仍在路上牵着马。”

"厨师同志的负担没有很好地解决."

走到被轰炸的地方真的很难看见和听见。受伤的同志痛苦地辗转反侧,可怜地哭泣着,请求他们的帮助。......他们的血液还在流淌,但是当同志们安慰的时候,仍然表现出他们对革命的决心,并不是因为受伤而稍微降低了他们的决心,相反,更讨厌我们阶级的敌人。他们说:“没关系,你不用担心,所有邪恶的敌人总有一天会在我们手里被消灭!”死去的同志们更加献身于革命、工人和农民的利益以及国家的独立和解放。战斗人员的枪也被切断,子弹被发射,厨师的铜锅被打碎,盘子被打碎,承运人的官方文件负担被打破。地上千疮百孔,松树被砍倒很多,枝叶混杂着牺牲士兵的血肉,武器、行李和泥土散落在地上,一丛绿色的松树林变成了一堆枯木,树叶和树枝都被剥光了,一个好的休息地变成了一个血腥的地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很难过,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们渴望立即抓住飞行员,把他切成碎片,吞下他的肉。

每个人都动员起来:有些人用铲子埋葬死去的同志;一些人帮助伤员进入小屋休息和吃药。一些人切竹子做担架;一些打包的枪支、子弹和行李...他们直到下午4点才准备好。然而,许多受伤的同志不得不举起枪、子弹和行李,承担受伤或牺牲的运输工人和厨师的负担。因此,他们除了向群众求助之外,只能动员每个人扛担子,抬伤员,扛担子,扛枪,黄昏后到达营地。即使在梦里,我仍然没有忘记今天邪恶的国民党飞机对我们的残酷轰炸。我希望明天的战斗能消灭一切邪恶的敌人,为同志们报仇。

作者:童肖鹏

编辑:钟伟

蒙特卡罗 500万彩票网 山西11选5投注